快捷搜索:

非银行金融监管:一个经40年未解的难题

  “信托:最后一次整顿”的来龙去脉

  1999年,笔者接受《财经》杂志当年第4期封面文章采访时,提出“信托:最后一次整顿”的口号,表示当时自己具体负责全国信托业整顿的决心。

  面对我国信托业在1982年、1985年、1988年及1995年已经历了四次全行业清理整顿的情况,第五次整顿应该怎么整?理想目标是既要解决已存在的系统性金融风险问题,即全国239家信托公司的6464亿元资产中已存在的严重风险问题(中国人民银行在1997年初已就当时存在的信托风险向中央政治局领导作了汇报),还要彻底解决因长期以来发展模式不清、定位不准、监管制度不到位甚至部分缺失,导致信托机构成为自改革开放以来被停业整顿频率最高的金融机构的问题。

  自1979年成立第一家信托投资公司——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之后,中国信托业发展迅速。作为改革开放的产物,信托业的“金融百货公司”模式在当时的混业经营业态下有力冲击了僵化的信贷计划管理体制,打破了“打酱油的钱不能打醋”的局面,提高了全社会资金的运用效益。实事求是地说,信托的历史作用不可抹杀。

  其后的四次被停业整顿,多与当时全国宏观经济失控导致通货膨胀相吻合,究其深刻原因,一方面是在鼓励改革开放及鼓励“金融百货公司”式的信托业发展时,针对每年信贷投放制订的行政计划,缺乏“社会融资总量”的全局思维、概念及测算,紧约束的银行信贷与无约束的金融市场,两个渠道的资金融通并行发展;另一方面是当时在金融监管与决策方面经验欠缺,信托监管制度缺乏对行业内在的约束机制。加上M2这一货币总量调控手段还未真正确立,当宏观经济受到冲击时(往往并非仅由货币信贷因素引起),结果必然表现为整个信贷失控。“柿子拣软的捏”,失控的板子最后总是打在信托身上。

  鉴于历史上数次宏观失控的教训,“最后一次整顿”口号的提出,就是要对资产规模仅次于银行业的信托业进行一次彻底规范,使其真正回归“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业务本源

  因此,当时要求信托公司业务必须与证券业分离,不能直接做股票业务,但可以单独或合资组建证券公司;必须与银行业分离,不能直接做负债业务和相应的借贷业务。归根结底,就是要割断信托背负的证券业务与银行业务的“两翼”,打破信托业的“金融百货公司”模式。

  经过第五次全行业的清理整顿后,信托业机构从1999年的239家公司被缩减到现在的68家。期间经历的20年时间,尽管在具体业务操作方式上有所调整,但“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主业地位再未发生过动摇。只能收取手续费、管理费,不能直接从事证券业务、不能收取存贷利差的信托业务模式自此被牢固确立下来。

  1999年以后的“政出多门”

  在信托第五次全行业清理整顿期间,尽管2001年出台的《信托法》对信托行为当事人作出了明确的法律约束,但对其他各类机构,如证券、保险、基金、银行等从事的“受人之托,代人理财”业务如何监管,法律并未明确,而是授权国务院管理。如《信托法》第四条规定,“受托人采取信托机构形式从事信托活动,其组织和管理由国务院制定具体办法”。

  国务院办公厅2001年12月下发的《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公布执行后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办发〔2001〕101号)中则表明,“人民银行、证监会分别负责对信托投资公司、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等机构从事营业性信托活动的监督管理。未经人民银行、证监会批准,任何法人机构一律不得以各种形式从事营业性信托活动”。但国办文件实际仅承认了上述两类机构可以从事信托活动。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